2018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慧思故事及其形象在唐宋時期的演變/羅寧

羅寧
西南交通大學人文學院

【已發表於《寶雞文理學院學報》2016 2 期;2015 東亞佛教思想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(臺北,2015 年)

【摘要】慧思大師是南北朝梁陳時期的一位高僧,其生平事迹主要見於初唐道宣《續高僧傳》的記載。而此後尤其是在宋代,出現了各種新的慧思故事和傳說,並且往往充滿神話色彩。這些故事有些來源於《續高僧傳》,而具體內容變化很大,如三生故事以及該故事與唐代三生石故事的混融;有的出自宋代的增衍,如卓錫泉和虎跑泉故事;有的祖襲其他佛教故事而形成,如方廣寺故事乃是受到竹林寺故事的影響。在這些故事中,以鎖子黃金骨作為對慧思神異性的想象,以惠海、海印之避地突出慧思之重要,均表現出後來僧俗對慧思故事及形象的接受和改造。在宋代天台宗僧人的史籍中,慧思的種種神異故事均被記述和渲染,而在禪宗燈錄中,慧思又變成了一位禪宗祖師的形象。慧思故事在宋代社會的廣泛流傳和接受,其故事和南嶽衡山的地理、名勝的緊密結合,表明其故事和形象已成為世俗文化和地域文化的一部分。

【關鍵詞】慧思 佛教故事 三生 虎跑泉 竹林寺

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

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

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,為隋代 灌頂法師(561632)所撰。係以編年體材,記述 智者大師之行狀。灌頂法師為 智者大師門下第一弟子,有如 阿難一樣,記憶強持,將大師所開示的教法整理編傳。

在 智者大師之傳記中,以本書撰著年代最早,記述亦極為詳細,又為大師之上手弟子所撰,故廣受重視,與《國清百錄》同為有關 智者大師行跡之最重要資料。

道宣律師所著《續高僧傳》中之〈智顗傳〉,即承繼本書而來,但二者略有出入,可互補不足。

關於 智者大師之資料,還有志磐法師之《佛祖統紀》〈智顗傳〉。又據《國清百錄.序》所載,渚宮之法論、會稽之智果等,亦作有智顗之別傳。

宋代曇照之《天台智者大師別傳註》一卷,係為本傳之註解,本文將之附註整理,並依時間與重要事跡分成十八段,提供法友參照。

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妙迹十條


一、大師示現,國清四驗

(其一)勅昔在蕃,寅覽別書,感對澘塞,向《淨名疏》而呪願曰:「昔親奉師顏,未敢咨決,今承遺旨,何由可悟?若尋文生解,願示神通。」夜仍感夢,群僧集閣,王自說義,釋難如流。見智者飛空而至,瀉七寶珊瑚於閣內,還更飛去。王後答遺旨文并功德疏、慰山眾文,並在別本。送經一藏,銅鐘二口,香旛委積,衣物豐華。王人降寺,歲月相望,每至忌辰,結齋不絕。司馬王弘,依圖造寺,山寺秀麗,方之釋宮。創寺已後,即登春坊,故知皇太子寺基,此瑞驗矣!王家造寺,斯又驗矣!三國成一,斯又驗矣!寺名國清,此又驗矣!靈瑞殷勤,聯翩四驗,古今可以為例焉。[1]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石城示寂


遺囑

行至石城,乃云有疾,謂智越云:「大王欲使吾來,吾不負言而來也。吾知命在此,故不須進前也。石城是天台西門,大佛是當來靈像,處所既好,宜最後用心。衣鉢道具分滿兩分,一分奉彌勒,一分充羯磨。」語已,右脇西向而臥,專稱彌陀、般若、觀音。奉請進藥,即云:「藥能遣病,留殘年乎?病不與身合,藥何能遣?年不與心合,藥何所留?智晞往日復何所聞,觀心論中復何所道?紛紜醫藥,擾累於他。」又請進齋飯,報云:「非但步影為齋,能無緣無觀,即真齋也。吾生勞毒器,死悅休歸,世相如是,不足多歎!」即口授遺書,并手書四十六字、蓮華香爐、犀角如意留別大王,願芳香不窮,永保如意。書具,別本封竟。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再返天台


今王入朝,辭歸東嶺。
今王入朝,辭歸東嶺。[1]

楊州在西,天台在東,故云「東嶺」。[2]


吳民越俗,掃巷淘溝,沿道令牧,旛華交候。
吳民越俗,掃巷淘溝,道令牧,旛華交候。[3]

「吳」謂三吳,「越」謂東越。
溝巷穢雜,掃去塵埃,淘去臭濁。
「㳂道」:隨所過路。
「令」則縣令,「牧」則大守。
幢旛華蓋,祇候迎送,直到天台也。[4]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晉王求請《淨名疏》


其年王使奉迎,
其年王使奉迎,[1]

開皇十四年二月二十二日,其時文帝徵王入朝,故書云「弟子今入朝覲。」
行次峽州,馳仰之誠,與時而積,故遣使迎,希便進道。來月下旬,唯遲祇接,書在《百錄》,更不盡書。開皇十一年王雖受戒,意旨未盡,智者其時急有南岳荊州之行,故忩遽而去。王既瞻望,故重有迎者也。[2]


荊人違覲,向方遙禮,臨岐望絕。
荊人違覲,向方遙禮,臨岐望絕。[3]

智者答恩,建玉泉、十住兩寺竟,故別父老,意返天台。彼處鄉人,攀違不得,覲奉逕禮清姿,望斷行[*]矣![4]


既而重履江淮,道俗再馳,欣戴大王,尸波羅密先到彼岸,智波羅密今從稟受。
既而重履江淮,道俗再馳,欣戴大王,尸波羅蜜先到彼岸,智波羅蜜今從稟受。[5]

「既而」者,荊人望斷之語也。智者重反楊州,而晉王行次陝,故遣使至江都迎也。
先受戒竟,今求請《淨名疏》,故云「今從稟受」等也。[6]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旋鄉答地


晉王臨江奉送

汎舸衡峽,大王麾駕貴州,臨江奉送,供給隆重,轉倍於前。既值便風,朝發夕還。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與晉王楊廣法緣


至尊昔管淮海,萬里廓清,慕義崇賢,歸身如舍。遣使招引,束鉢赴期,師云:「我與大王,深有因緣。」順水背風,不日而至;菩薩律儀,即從稟受。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離開揚州至荊州


護像之靈

金陵既敗,策杖荊湘。路次盆城,忽夢老僧曰:「陶侃瑞像,敬屈守護。」於是往憩匡山,見惠遠圖像,驗雁門法師之靈也。俄而潯陽反叛,寺宇焚燒,獨有茲山全無侵擾,護像之功其在此矣!

《隋天台智者大師別傳》-出天台再至金陵


師雖復懷寶窮岫,聲振都邑,藏形幽壑,德慧昭彰。
先師雖復懷寶窮岫,聲振都邑,藏形幽壑,德惠昭彰。[1]

大道深禪,蘊乎內心;身藏深谷,如驪珠荊玉。雖藏隱懷中,而世已知之,昭明彰顯也。[2]